学Linux - 上红联!
Linux系统教程_红联Linux门户
Linux帮助

我是如何开始我的Linux之旅的

时间:2017-09-03来源:oschina 作者:Viyi,foolishFox,-_-s
我是如何开始我的Linux之旅的
在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重度的 MS-DOS PC 操作系统用户。 DOS 是一个有限制的系统,一次只能运行一个任务,交互的时候是通过命令行来启动应用或者简单的工具。
作为一个没毕业的物理系学生,我依赖 DOS 来完成我的大部分作业。那个时候,跟其他许多重度 DOS 用户一样,我自己写了扩展 DOS 命令行的功能的工具。
除了我自己写的一些工具,我所用的每一个DOS应用都是收费的或者是“闭源软件”。尽管在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所谓的“免费软件”或者说“开源软件”术语,都是一概以“软件”称之。获取以及运行软件的常用方式就是在(软件)商店中购买。是的,代价昂贵,但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使用过的那个时候的经典软件有:英语课上撰写文章用的 WordPerfect,物理课上分析实验数据的 Lotus 1-2-3,以及在某些课程中拨号进校园网使用 Unix 系统的 Procomm。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新的软件模式:共享软件。
 
共享软件
共享软件就是能够让你在购买之前可以试用的软件。通常,共享软件的试用期有一个月,然后你可以通过向作者购买后注册使用。更为称道的是,你也可以向你的朋友推荐试用这款软件。
大多数共享软件的价格都比较低廉,但是在试用期中也可以享有高质量的体验。我所知的共享软件有:替代 WordPerfect 的文本处理软件 Galaxy Write,替代 Lotus 1-2-3 的表格处理软件 As Easy As,以及替代 ProComm 的调制解调拨号软件 Telix。这些共享软件可以让我相较于那些传统的软件来说花费极小的代价就可以应用所用的功能。
 
Linux
1993年春天,我已经开始准备尝试新事物了。我沉迷于DOS带来的魅力,但是它只能够在同一时间内处理一个任务,然而我们学校计算机实验室的超型Unix系统已经可以支持多任务处理了。我沉醉于使用这个超型的Unix系统。此外,我还沉迷于灵活的操作系统以及成熟的配套工具,诸如:awk 和 ksh。
MS-DOS 6.0 在 1993 年 3 月已经出现,但我对它的新特性了无兴趣。6.0 版本与 5.0 版本差异甚小,而我追求的是更丰富的新特性。我开始随意浏览。当时一个名为 Usenet 的网上新闻组讨论的最多的是的分布式组织系统,在 Usenet 上,一些人称之为“Linux”。这是一个类似于 Unix 的操作系统,但是是运行在 PC 上的。我可以在我的 386 计算机上运行它。
最重要的是,Linux 是“免费软件”,就像一些安装在学校计算机实验中的工具那样,比如 GNU Emacs。实际上我在大型 Unix 系统中使用过的工具,Linux 都有(甚至更多)。我立即就被这个类似 Unix 的免费系统吸引往了,我可以在家里使用它而不必通过拨号接入学校的计算机网络。对于我来说,“免费软件” 就像更好的共享软件,因为我可以得到源代码,然后自己去修改它。
我花了 $99 向某人购买了用于安装 SoftLanding Systems Linux 1.03 的软盘。它运行良好。“帮助 DOS 用户软着陆” 这个广告词得到了证明,它的安装程序非常像 DOS。在第一次把 Linux 启动起来之后,我惊喜地发现了熟悉的工具:用于操作文件的 awk 和 sed,用于检查文件的 less  和 cat,以及用于编辑的 GNU Emacs。还有一些更高级的工具, gnuplot 用于显示数据,gcc 让我可以用 C 写自己的工具,f2c 则让我可以使用 FORTRAN 来写自己的分析工具。
因为 Linux 占据了与 Unix 非常相似的用户空间,我失去了喜爱的 DOS 共享程序。因此,我在硬盘上保留了一个 DOS 分区,通过 DOS 软盘可以重启电脑去使用共享的文字处理和电子表格。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 DOSEMU,它能让我在 Linux 运行 MS-DOS,这样一来,我不再需要因为想运行一个 DOS 应用程序就得重启整个系统。
 
开源事业
Linux 简直太好了。我可以在家里用自己的系统做所有工作,不再需要拨号接入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或者在调制解调器线路繁忙的时候自己徒步去学校。采用 Linux 也是我职业选择的第一次新尝试。
我于 1994 年毕业,获得物理学学士学位,并作为一个 Unix 系统管理员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自此一去不回头。
从那以后,我和 Linux 一起“成长”。那些年我换过一些 Linux 发行版,从 SLS 到 Slackware 到 Red Hat 再到 Fedora。现在我仍在使用 Linux,同时也向我的雇主们推荐 Linux。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地理信息公司,工作内容是打印自定义地图。我将一些基础服务(DNS、YP、LPD)从 Apollo/Domain 和 HP-UX 服务器搬到了 Linux 系统后,发现 Linux 的使用总费用要低于大型 Unix 系统:在日常工作方面 Linux 和 Apollo 花费差不多,但在硬件方面上,与大型 Unix 系统的购买和维护费相比,Linux 几乎为零花费。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支持一个文档管理工具的 Unix 环境。我再次将“核心后台服务”(DNS、文件、Web)从昂贵的 AIX 和 HP-UX 系统迁移到更便宜的 Linux 系统。
我的第三份工作是一所十大联盟中的大学,我在这里把 AIX 系统换成了 Linux。这可不仅仅是安装一些 Linux 系统来运行后台服务而已。相反,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企业中使用 Linux 来支持一个 Web 系统。Linux  不能仅用好来形容,它的性能甚至超过了 AIX 系统。基于这个优点,我们开始在整个企业中推广 Linux,用很小的成本替代了 AIX 和 Solaris。12年后我离开那所大学的时候,三分之二的基础服务器都在运行着 Linux。
我现在是一个地方政府的 CIO。虽然现在还没安装 Linux,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装上的。Linux 带来的好处不容忽视。Linux 服务器很便宜,而且易于维护。已经有证据表明,Linux 的花费远小于任何“大型 Unix”系统,特别是对于高带宽的应用来说,比如 Web 或者文件服务。
所有这一切始于 1993 年业余安装的一个 Linux。Linux 在成长,我也随着它一起成长。
 
本文永久更新地址:http://www.linuxdiyf.com/linux/32495.html
------分隔线------